鹿悦羁

嘛,无长处,在下完全是个废人了x

只是希望生活能够再简单一点。难以入睡。

所以图文有什么关系???

不会画画。。。但是为宝石之国打call!!

这是我第一次抽到肯娘时候的印象画,那时候人设都不清楚 等用了半年肯娘后再翻出来看就像两个人一样(;´༎ຶД༎ຶ`)

长弓与机械心

麓原:

Attention
>私设很多,Liao出没,均为妄想设定
>微R15,请注意避雷
>文力有限,只从兄弟三十题中挑了其中几个来写(吐魂
>祝食用愉快❤️

【晚安吻】
母亲会在兄弟俩入睡前给他们念念书,唱首摇篮曲,然后给他们晚安吻。
后来有一天,母亲消失了。小小的源氏还太不懂事,以为真的像父亲说的一样,母亲只是去了远方,待旅行结束,她就会回来。
源氏伸出肉肉的手碰了碰半藏哭花的脸,打了个哈欠。年幼的哥哥垂下眼睛,给快要进入梦乡的幼弟掖了掖被角,又学着母亲的样子,笨拙地吻了吻源氏光洁的额头。
这是他们不被噩梦侵蚀的护身符,现在只能由他来给予他的幼弟了。

【叛逆期】
源氏的叛逆期非常嚣张。
他逃掉训练,每天沉迷游戏厅,交上了不三不四的朋友,在元老面前高谈阔论该怎么泡妞。
半藏为此头疼过,愤怒过,他拎着弟弟的衣领去关他禁闭,用书本狠狠敲他的脑壳,但是源氏却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依旧大摇大摆地仗着兄父的宠爱混日子。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很久,源氏还是能记起当年那种“我想严谨繁忙的哥哥更多关注我一些”的小心思。
 
【一起溜出去玩】
那还是他们很小的时候了,半藏的头发还没过肩头。
冬天又长又冷,在源氏的软磨硬泡下半藏勉强答应了带他去神社看庆典。导师困得脑袋磕在桌案上,他们手挽手踩着积雪躲开侍从们的眼睛,小跑着涌入花花绿绿的人群。
虽然是为数不多的偷溜行径,但是后来的事情半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一向活泼好动的弟弟安静虔诚地在神社面前拜了又拜,好像有什么非常想实现的愿望一样。
“拜托了,再多给我一些这样的时间吧。”
年幼的孩子无声地请求道。

【打架】
最漫长的那次斗殴,以半藏把箭矢钉进了弟弟的胸口作为收尾。烛火被劲风吹熄,他看不到源氏的表情,只是闭了闭因为愤怒和绝望而涨的通红的眼睛,转身离去。
他不想也舍不得回头去看,他知道每次两个人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甚至打成一团后源氏都会服软地叫哥哥,褐色的眼睛里流转着好似春天的水光。
这次也不例外。

【冷战期】
 “你已经不再是我的源氏了。”
当时的源氏表情话语都被覆在银白色的面甲下,半晌才对着自己的兄长做出一个耸肩的动作,留下自觉失语的半藏拎起刀转身离开了。
后来半机械忍者因为这句话郁闷地在房间的窗台上蹲了一天,看着自己覆盖着金属的手掌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到底是哪里和从前的源氏不一样了呢?这具不再是由血肉组成的身体?还是早就不像之前爱耍贫嘴的性格?可是无论源氏的心脏是什么做的,换了多少遍材质和回路,他始终把兄长放在最敬重的名单第一位,可他怎么就没想过半藏早就不把他当成弟弟了呢?

【哥哥(弟弟)的好朋友】
“你们俩聊,齐格勒博士叫我过去。”源氏临走时有点不放心地拍拍Liao的肩头,小声地凑在他耳边,“伙计,带我哥熟悉熟悉基地环境。”
实际上半藏恨不得他弟赶紧走,然后把这个一见面就挤兑自己的双刀厨子按地上狠狠揍一顿,但是看到他和源氏相处得意外和谐,半藏只得窝火地默念弟弟絮絮叨叨教给自己的平静法则。
可惜的是维护团队和平这个想法在源氏走后的三十秒内破灭了,如果厨子的嘴炮是个小火苗,那它也能成功地把半藏心中捆绑的四十斤炸弹炸个底儿掉。
源氏给半藏脸上的伤口涂药水的时候问他怎么就和Liao打成了一团,明明他走之前三个人还在(看似)和平地讨论牛肉要怎么做才好吃。半藏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扭头就看到Liao背对着源氏冲自己竖了个中指。

【习惯性的撒娇】
半藏侧躺在榻上,已经进入休眠模式的源氏枕在他的臂弯里,把面甲和其它部分的护甲拆卸掉之后,露出来的皮肤坑洼不平,因为和机械融合时身体出现的排异反应,无论是下颌还是肩头,都有血管轻微凸起的迹象,面部也纵横着不少深色的疤痕。
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半藏抬手抚上弟弟干燥的侧颊,在感受到哥哥的触碰后,改造人轻轻把头往半藏怀中挤了挤。
……都三十多岁的大人了,心性还是没变啊。

【一起洗澡】
“不要逼我,源氏。”
“明明是你在把我往火坑里推,哥哥。”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知道。”
“再清楚不过,但今天你休想……嗷!!!”
就在守望先锋的特工们以为岛田兄弟又开启了什么限制级的play时,半藏已经干脆利落地用发带把源氏的手一绑丢进浴池里了。

【不听话的惩罚】
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里,半藏对犯错的弟弟实施过关禁闭、不给吃饭或者体罚等诸多惩罚措施,但是他发现没有一种方式能像现在一样这么快地让他哭着说“抱歉哥哥我错了”。
意识模糊不清的源氏看到压在他身上的哥哥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卸掉面甲下的人眼泪流得可怜兮兮,褐色的瞳孔被水雾填得满满的。半藏感受到弟弟环住他脖颈的手臂僵直了一下,他恶狠狠地咬住对方的唇,反复厮磨着。
呵呵,我叫你不听话。

【盖同一条被子】
“我现在这副样子……是不会觉得冷的,哥哥。”
“盖着。”
透过方方正正的天窗,正好看到在他们头顶闪耀的星星。源氏下意识地往被子里缩了缩,对上了兄长微微眯起的眼睛。
他们幼年时听过的故事,地上一个人死去,天上就会滑过一颗流星。源氏想,或许是那份念想,让本应该陨落在不知名角落里的自己重新回到了浩瀚的星河。
他们在星幕下道了晚安。

【才不是兄(弟)控】
“你全身的机甲全都是齐格勒博士设计的吗?”
“是的哥哥,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问题太大了好吗?半藏在心里用长弓狠狠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因为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视线就再也无法从源氏的屁股(…)上移开。那被皮革包裹着的臀部,与其紧密结合着的白色装甲,还有金属尾椎骨一直延伸至……
“哥哥?”源氏再次询问了兄长一次,这次他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因为半藏看起来脸色很黑,就像之前被自己惹生气了的反应一样。
半藏其实想说,这设计很可以,非常好。不过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匆匆离开独自去见静静了。
岛田半藏,男,38岁,在加入守望先锋某天之后,突然打开了封存已久的弟(的屁股)控开关。

【私下里炫耀自己的哥哥(弟弟)】
“我说半藏,你和我絮絮叨叨了这么多…嗝…你弟的优点啊,”麦克雷喝得上头,晃了晃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啤酒,“怎么…一见到他…就拉着脸呢,哈哈,那小子还以为你…不喜欢他了!”
“啊,是吗。”俩人对坐着毫无章法地喝了半宿,半藏也有点醉,“这不是他长大了吗…小孩不能…老夸。”
“哈哈哈老兄,这就是你…自相矛盾了,”牛仔的脸红彤彤的,手劲儿不小地捶了一下半藏的肩膀,“你要是能当面…当面对他说刚才那些话啊,他能高兴坏了!!”
岂止是高兴坏了啊,因为不放心半夜都没回房间准备来接醉酒的哥哥回去、最后却躲在墙角偷听了半个钟头的源氏,现在只觉得全身的散热装置都要报废了。

-FIN-

补cp时突然发现午夜战士的蝙蝠侠胖次....

原来蝙蝠家果真不论男女都是弯的么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