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

[你在看我的空间吗?]

和同学看完电影后产生一个沙雕脑洞
图是随手画的看着玩玩就好啦

p2脑洞描写?

When we are old

#时光飞逝!

#私心打了CP tag 文笔很差劲

#私设:当Venom无法治愈人的衰老



           

  SUMMARY:

   “你可以离开了,”Eddie真切的说道,“远远的,再也不用受我拘束,你可以吃你想吃的,而不会有另一个Eddie·Brock说'不'。”


      Eddie伸手去捞那枝杏子,不知怎么,空手而归,Venom笑他蠢,几条触须趁人不备抽落半树的果实,力道掌握的不太好,杏树左边身子裂开大缝,像是遭雷迎头痛劈,歪歪扭扭快倒在地上。


      看呐,Eddie。Venom冲宿主喊道。 我们有多么强壮。良久, Eddie并没有作出回应,这使Venom有些恼怒,它轻轻甩在Eddie脸上,后者如梦初醒。

  Venom?抱歉,你说了什么?

  Venom漂浮到宿主的面前,接连说出长串衔接的抱怨,可Eddie只瞪大眼睛,用手拉扯自己的耳朵,试图从它的獠牙中找出正在言语的证据。

  Venom,你的声音太小了。

  你个混蛋。Venom缩成一团,流回Eddie的身体,它花费点功夫进入耳道,却看见几近萎缩的耳膜。它尝试去修复,过程就和任何时候一样,却恐惧的发现做了无用功。

  怎么回事?它愈发迷惘,徘徊游离着,第一次忽视Eddie来自外界强烈的呼唤。

  这年,Eddie 65岁。

 


                        (二)


助听器有起到作用,Eddie能听到声音,不过是以往的六分之一,医生罗列他整张清单去注意,并告诉Eddie早年那些战斗中灾难般的

巨响,是导致他的听力提前退休的主要原因。

  临别时Eddie将清单揉作一团,定型后的白纸落入挎包里便没了踪影。这是曾经记者身份留下的毛病,他总是太相信自己的脑子,也的确有这个实力去记住需要记得一切,无论是多长。

  你应该收好它。Venom的声音低沉冒出来,声量大的像劈穿杏树的惊雷,换任何正常人都会有被惊吓的反应。Eddie淡然的打趣,你什么时候像个老妈子一样了?

  重复一遍。Venom压低了嗓音。

  什么?

  重复那个清单上的东西,好吗?Eddie,哪怕是一条。

  他从未听过Venom用这样的腔调谈吐,来自共生体泫然欲泣的情感冲击他的泪腺,泪水冲刷而下,流淌过Eddie苍老面容上的褶子,以及皮肤老化呈现的斑块。

  最终,Eddie像是濒死的鱼翕动着嘴唇,打破沉默:

  我怎么会忘记呢,一定是在哪儿……我得找到那张单子--

  没关系,Eddie。

  Venom平静的说。

  没关系。我为你记着呢。

  它从他的袖筒中蜿蜒出,最终成为一根手杖,支撑住不再年轻的躯体。

                               (三)

  旧金山的雪难得下大,雪花砸落在窗棂,层层叠积足有小块巴掌竖立起的高度。

  很难想起从何时开始,Eddie不再回应它的请求,去门外痛快打场雪仗,往往是被窝在躺椅的棉被里面对火炉阅读取代。避免无聊,Eddie会为它讲些神话故事,在人类世界中,他们对神明顶礼膜拜,并向之祈祷,Venom对这疏远的礼仪则表现的嗤之以鼻。

    今年却打破常规,Eddie一动不动的僵在陌生的白色床罩下,周围水泄不通,医生们一旦试图拿着可疑的仪器逼近,Venom会抖出浑身力气赶走他们,直到白大褂退出视野。

  那是什么?

  狗。里面的老爷子说一定要它陪着,否则不入院。

  不管对谁来说,真是忠心耿耿。

  他们低声交谈着离去。

  Venom耷拉下聆听的耳朵,边呜咽边绕着圈子,最后把尖长的下巴搁置在Eddie肩膀,后者毫无意识。呼吸机发出规律的“哔-噗呲”声。它抛下一切情绪向所谓的神明祈祷Eddie的奇迹。

   无论如何,我们曾经可是拯救过世界。

   窗外只能听见雪在飘落,这年,Eddie 78岁。

  


  

                          (四)


  Eddie·Brock恢复神志是在今天下午,仅仅一点儿,但弥足珍贵。

        Venom。Eddie吃力的谈吐着,你还在这儿。

       为什么不呢,Eddie? Venom的兴奋溢于言表,它用组成身躯的软浆亲吻Eddie,紧挨那片重新温暖的皮肤。

       听我说,老朋友。非常重要。

       Venom看着宿主苍白的眼珠。

       你可以离开了,Eddie真切的说道,远远的,再也不用受我拘束,你可以吃你想吃的,而不会有另一个Eddie·Brock说“不”。

       Venom没吭声,Eddie接着说。

       你在我这艘老船①上消耗太多光景,人的生死是你无法阻挡决定的。我原本是个糊涂人②,直到你出现,Venom,你…你改变了一切。

  床罩伴随老人的呼吸震颤,电子屏上,绿色的曲线渐渐平直,发出刺耳报警声。

  我爱你,Venom。

  此刻,Venom难以控制的膨大,接住Eddie的佝偻身体,轻柔凝视着他:Eddie,我也爱你。


  下午4点43分,阳光撕裂云垛泼洒在地表,积雪们折射着光亮,Eddie·Brock的尸体在征得前家属Anne同意后送入火葬场,骨灰与海鸥并肩飘洋在太平洋上空。

   直到现在,医生们还会谈起那条凶巴巴的,离奇失踪的黑狗。


   

 

  ①:一个双关。船和皮囊都可以写成Vessel这一单词,把它看做Eddie最后的冷幽默吧!

  ②:“糊涂人的一生枯燥无味,躁动不安,却将希望全部寄托于来世。” 古罗马哲学家塞涅卡语。

 

 

 


(*´罒`*)才发现信阳的日落很好看